唯一網址:www.tfwslv.tw
首頁 > 麗江房產 > 麗江房價
撫仙湖違建高爾夫項目
來源:麗江房網-麗江房產信息網 點擊:0 次 2013-06-21 
[導讀]《經濟半小時》 撫仙湖邊的違規項目   撫仙湖位于云南省玉溪市,是玉溪市的水源地、珠江源頭第一大湖、我國蓄水量最大的深水型淡水湖泊,占全國淡水蓄水量的將近10%,超過東北三省平原湖區淡水水量的總和。

 《經濟半小時》 撫仙湖邊的違規項目

 

  撫仙湖位于云南省玉溪市,是玉溪市的水源地、珠江源頭第一大湖、我國蓄水量最大的深水型淡水湖泊,占全國淡水蓄水量的將近10%,超過東北三省平原湖區淡水水量的總和。撫仙湖水質清澈純凈,為了保護這難得的一類水質,云南省于2007年9月1日頒布實施了《云南省撫仙湖保護條例》。然而央視財經頻道經濟半小時記者實地調查卻發現,大肆的破壞正在發生。

  澄江縣:不讓百姓洗衣洗澡,卻建酒店、高爾夫項目

  5月18號,記者來到了云南省玉溪市的水源地、云南最重要的后備水源地之一的撫仙湖,按照具體的行政區劃,撫仙湖主要屬于云南省玉溪市的澄江縣和江川縣,毗臨湖邊,有大大小小幾十個村落。記者行走在村莊里,稍做打聽,聽到的都是村民關于保護湖水的話題。

  村民介紹,當地管理部門對撫仙湖的管理非常嚴格,現在老百姓在湖里洗澡洗衣服都是被嚴令禁止的行為,怕的就是洗滌劑里面的化學物質會影響水質。為了保護水源,原來湖里使用的以燃油作動力的船在1995年就都被取締了,取而代之的是人工腳踏船。

  看起來撫仙湖的環境保護的確是管得既嚴厲又細致,但真的和村民們聊起水源地保護的話題,村民們卻滿腹的抱怨,抱怨的理由很簡單,老百姓天天保護的湖水,眼下正在遭到巨大的威脅,因為有人在湖邊炸山建樓,這正在威脅湖水的行為還沒有人管。

  究竟誰那么明目張膽?在撫仙湖邊上的澄江縣區域,當地村民告訴記者,撫仙湖邊上,有好幾個房地產項目在動工建設,一個叫“櫻花谷”,一個叫“太陽山”,兩個都是投資上億的樓盤。在村民的指點下,記者順著沿湖公路走過去,首先看到一段圍起來的護欄,村民們透露,這就屬于“櫻花谷”,隔著圍墻,記者就能聽到車輛和機器的轟鳴,繼續前行,在這一大片區域內,山體被挖開,有的已經被挖斷,樹木被砍倒,一輛輛卡車載著沙土不斷的進進出出。記者來到售樓處,一位工作人員熱情地接待了我們。

  銷售人員說,櫻花谷占地有700畝,全部都依湖而建。景觀非常好。在售樓現場,記者看到,在“櫻花谷”的這片樓盤中,售樓處是距離湖面最近的一棟建筑,實地觀測,這里離湖面也就五六米遠,銷售人員介紹,這里以后就是業主的專用會所。但根據《云南省撫仙湖保護條例》,撫仙湖一級保護區的“紅線”,是“最高蓄水位沿地表向外水平延伸100米的范圍”。“紅線”以內,禁止新建、擴建或者擅自改建建筑物、構筑物及其他一切破壞生態系統和污染環境的行為。但這個規定,開發商顯然沒有遵守。

  在售樓處的墻壁上,記者看到,房地產商公布的證件上,“櫻花谷”土地審批是2011年9月5日,而《云南省撫仙湖保護條例》是2007年9月1號正式頒布實施的,如此違反政府環保條例的房地產項目,究竟是怎樣審批下來呢?銷售人員透露說,他們是“老年康體養生度假中心”,這是國家重點扶持的養老產業。有這個招牌,項目自然批得很順利。樓盤的證件手續都是齊全的。

  售樓人員介紹說,他們開發的是一個五星級酒店,以接待國際性會議為主。精裝修的房子賣一萬到一萬五。

  掛“老年康體養生度假中心”的招牌,實際建起的是五星級酒店和商品房。這樣的例子,在撫仙湖邊動工建設的,是不是只有櫻花谷一家呢。在撫仙湖東北岸的太陽山項目的施工工地上,記者沿著被挖開的山路一路前行,一路上,挖掘機轟鳴聲震耳欲聾,在半山腰的位置,記者看到一大片綠油油的草皮正在澆水,工地的保安看見有陌生人靠近,馬上站了出來阻攔記者。當記者問起這片場地的用途時,顯得非常警惕,而另一個工人則向我們透露說,這里的確是高爾夫球場。這個項目叫太陽山,占地有6千多畝,正在建的高爾夫球場只是其中的一部分,這里的施工用水,都是就地取材,抽的全是山下的撫仙湖。當然,澆完水又循環到湖里了,連著化肥、農藥都回到了湖里。

  在太陽山項目的售樓處,工作人員介紹說,“太陽山”高爾夫球場早在兩個月前就已經建好并投入使用了,記者看到還在建設的,是一個新的高爾夫球場,占地2000奪目。在這個地方,未來將會有兩個高爾夫球場。

  雖然銷售人員推介的是高爾夫球場,但在送給記者的宣傳冊上,卻沒有任何“高爾夫球”的字樣,上面推介的是“世界第一大高端體育運動會所’。售樓人員說,這只是為了避開別人的閑話。免得不必要麻煩。記者注意到,在今年4月份,撫仙湖管理局負責人接受媒體采訪時承認,現在撫仙湖農業污染占了總體污染的七成,每年氮元素超標227噸,磷元素超標57噸。建設幾千畝的高爾夫球場,是不是撫仙湖污染的原因之一呢?銷售人員告訴記者,高爾夫球場維護必然會施用化肥農藥,即使有防護措施,但滲漏還是無法避免。

  2004年1月10日,國務院辦公廳曾下發關于暫停新建高爾夫球場的通知,要求各級政府一律不得批準建設新的高爾夫球場項目。尚未開工的項目一律不許動工建設。對雖已辦理規劃、用地和開工批準手續,但尚未動工建設的項目,一律停止開工。

  那么,太陽山的高爾夫球場又是如何通過審批開建的呢?一位居住在附近的村民告訴記者,太陽山高爾夫球場那里曾經有她的耕地,早在2001年,她的地就被開發商以兩萬元一畝地的價格唄征購了,但一直被荒置了很久才被開發。這部分土地大概有400多畝。

  在售樓處,記者看到,太陽山項目的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是2001年3月6日審批的,但施工許可顯示是2012年,中間足足相隔了十年還多,而高爾夫球場,也是這兩年新建起來的。

  按照《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影響評價法》第八條規定,專項規劃草案審批前要獲得環評報告,沒有進行環境評價的項目不得開工建設,那太陽山項目又是否符合這樣的規定呢?銷售人員承認他們的環評報告確實沒有批下來,但卻有施工許可、銷售許可。之所以會這樣,因為他們申報的是世界第一大高端體育運動會所,和高爾夫沒有關系。

  采訪結束的時候,銷售人員為了勸說記者購買,很實在的點撥了記者幾句,他告訴記者,這么大項目,不會有什么風險的。記者如果想買的話,應該抓住眼前的好機會。

  江川縣:生活污水直排撫仙湖

  5月19日,記者來到了撫仙湖南側的江川縣,這里同樣有著高爾夫球場,緊臨湖邊的是售樓處,旁邊的高爾夫球場緊挨著撫仙湖。離這處高爾夫球場不遠,是這處名為“九龍晟景”的樓盤。這里開發建設的依然是別墅和住宅,還有一個五星級的酒店,這里的住宅離撫仙湖湖面最近只有50米左右。但售樓人員說,他們開發手續都是完善的。雖然銷售人員說有環評手續,但始終沒有向記者出示。而在九龍晟景鋪設的沙灘上,記者看到,一根直徑二十厘米左右的抽水管直接插進撫仙湖的中心,一位施工人員說,他們現在使用的水都是從湖里抽上來的!

  一位在九龍晟景沙灘上從事旅游項目開發的村民告訴記者,現在撫仙湖的水位明顯下降了,今年降了兩米多應該和建筑工地不停抽水有關系。

  在撫仙湖附近,很多新建商品樓和酒店都打著環境牌,由云南城建房地產股份有限公司投資開發的“湖畔圣水二期”的樓盤,也在撫仙湖邊建起了“濕地公園”,說是公園,但只對買房業主和入住酒店的客人開放,憑房卡出入。過多的商品房和酒店制造業更多的污水,在澄江縣海口村附近,記者看到,又黑又臭的生活污水直接被排到了撫仙湖里。當地村民氣憤地說這都是用嘴來保護撫仙湖的,說的都是假的。

  記者查閱了《云南省撫仙湖保護條例》,條例清楚地規定,禁止以任何方式向撫仙湖水域排放未處理的工業廢水、生活污水,但在調查中記者看到,除了附近村子里的污水被直接排到湖里外,就連一些大樓盤也悄悄的在向撫仙湖里排污。兩個知道內情的工作人員就告訴我們,“九龍晟景”的污水就直接排到了湖里!

  《云南撫仙湖管理條例》還規定,撫仙湖這樣的一級保護區內禁止填湖、圍湖造田、造地等縮小水面的行為。但村民們透露,為了打造環湖的沙灘,九龍晟景就對撫仙湖的湖岸進行了違規的改造,原來的農田都填上了沙子。

  市委書記一句話,環保部門開綠燈

  國家明令禁止建設的高爾夫球場,堂而皇之的在國家一類水源地保護區里,遍地開花的出現,撫仙湖邊上的這些明顯違規的房地產項目,究竟是怎樣通過當地環保部門審批的呢?記者首先來到了“澄江縣環保局”。環保局的工作人員直接告訴記者,縣里正在開發的櫻花谷和太陽山項目,手續齊全,而且都是省里面批的。

  雖然工作人員一再強調,縣里的這些項目是有手續,但他們始終沒有給記者提供手續的文件。那對于像高爾夫球場這樣近兩年剛開工建設明顯違規的項目,環保局又解釋到這個只能向上級部門反映,因為也是上級部門審批的。

  澄江縣環保局究竟向哪里上報,工作人員始終沒有透露。在江川縣,縣里的環保局承認,這里的一些開發項目手續還在辦理之中,至于為什么環評沒有通過就開工,只能解釋為是市委書記要求動工的。

  沒有環評手續,就憑書記一句話,就能開工建設,如此特殊的項目,連這里的工作人員都承認,對這個項目的監管根本無從談起!

  兩個縣的環保局回答不出記者的疑問,記者只好來到了撫仙湖管理局,綜合科的張艷兵科長接待了我們。根據《云南省撫仙湖管理條例》,撫仙湖管理局負責湖區的監督、管理,但面對記者的提問,這名科室負責人顯得十分為難。說高爾夫球場具體的事情都不清楚,因為他的身份太低層了。

  無奈,記者只好找到了云南大學環境科學與生態修復研究所,所里的博士生導師段昌群多次去過撫仙湖,對撫仙湖進行過多年的研究。面對記者的提問,段昌群教授直言不諱的說,按照現在撫仙湖湖畔地區的開發,已經超過了自然界的能夠允許開發的限度。

  段昌群對撫仙湖水質變化十分了解。2002年,撫仙湖藍藻爆發,湖水總氮的含量從每升0.14毫克升到了每升0.24毫克,突破1類水質標準,在撫仙湖南岸的玉帶河入水口,水質已經下降到三類或四類水,而且有繼續惡化的趨勢。隨后很多年,經過云南省相關部門采取措施,使水質逐步恢復到Ⅰ類狀態。2008年,“北部一片、南部一點、兩邊一線”是Ⅱ類,總體為Ⅰ類。可近年來,Ⅱ類的面積又有擴大的趨勢,而這種無序開發,必然對撫仙湖水質造成巨大影響。

  段昌群說他現在最擔心的是滲析,就是潤物細無聲、溫水煮煮青蛙式的一種饞涎,一小點一小塊一個局部,一個小的項目,一個小的樓盤,一個小的在一個草皮。看起來可能影響并不是很大,但匯集起來以后,然后隨著時間的延續,它的這個問題可能就會逐步地顯現出來。

  采訪結束的時候,段教授非常認真的發出警告,他告訴記者,撫仙湖是一個水量巨大的深水型湖泊,平均深度90多米,因此,污染物滯留率高達95%以上,一旦污染物進入湖水,污染物會沉積在底部,而湖水要近200年時間才能更換一次,一旦污染,治理的難度比國內其他湖泊更大。他這幾年的研究已經發現,撫仙湖的藻類正在逐步上升,與Ⅰ類水質相比,藻類量上升了6至10倍。段昌群警告說,現在這種無序開發,如果再沒有人管,高原上的這個最后的明珠。不遠的將來,就將會是第二個無法再回頭的滇池。

  財經頻道評論員張鴻:過去我們談到環境保護,經常強調無法可依,但其實我們也看到了,對于撫仙湖,云南省專門制訂了保護條例,在國內,即使是全世界,為了保護一座湖泊而專門制訂法律法規也不多見,并且在條例之上還有水法、環境保護法等等。那為什么有了法還保護不住撫仙湖?答案并不難找。公開資料顯示,像“櫻花谷”、“太陽山”、“仙湖錦繡”幾個項目粗略計算,投資總額就有七八百億元。

  就在2007年9月,《云南省撫仙湖保護條例》頒布后不到兩年,2009年9月,玉溪市出臺《關于加快全市旅游文化產業發展的決定》,其中就明碼標價,市財政以獎代補:“引進一家投資3億元以上的國際知名品牌五星級酒店,建成后獎勵當地政府1000萬元。”一邊是不創造直接效益的保護,一邊是實實在在的GDP,天平如何傾斜自然一目了然。

  如果從另一個角度講,像類似撫仙湖的保護眼下最重要的還不僅僅是問責的問題,對資源所在地區如何補償,這也是今后越來越頻繁要面對的問題,對這些地區的開發沖動要引導而不是單純遏制,這更需要要制度設計上予以完善。否則,這次問責了現任官員,未來的繼任者依然會重蹈覆轍。


相關推薦
我來說兩句
表 情         
驗證碼 驗證碼,看不清楚?請點擊刷新驗證碼

山西11选5遗漏数据